首頁 云嶺要聞 審查調查 工作動態 黨紀法規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
所在位置:首頁 >> 彩云論壇 >> 清風文苑
常回家“蹭飯”
發布時間: 2019-06-12 08:11:44 來源: 文山州紀委

“如果你再有幾個弟弟妹妹,或許家里會熱鬧些……”

“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呀?難道我和哥哥不夠孝順嗎?”

“小娃娃兒,不要想歪了,我是說人多熱鬧啊。”

我和媽媽的這段對白,讓我陷入了沉思——哥哥小學畢業就被爸媽送到昆明讀書,畢業后又在昆明工作、安家,只有逢年過節才能回家;我除了到外地上大學的幾年,雖然一直待在西疇,但是因為學習和工作原因,回家團聚的時間也不多。

轉眼間,工作已快七個年頭,我也在去年結了婚、買了房,結婚以來,我和妻子多次要求爸媽到縣城來一起住,他們總是說:“我們還年輕,再栽種點烤煙,給你們些幫助,減輕點你們的負擔。”今年春節時,爸媽說:“你們的孩子要今年8月份才出生,那個時候大部分農活已做完了,今年還可以多栽種一些,往后要幫你們帶孩子,可能就不能栽種太多了。”

爸媽今年栽種了100畝烤煙、20余畝包谷,比往年都要繁忙,每次回家都會看到他們在田間里勞作,佝僂著背,全身裹滿泥土,遠遠望去,幾乎與那片土地融為了一體。這兩位和土地打了一輩子交道的農民,越來越像那片沉默的大地了,我在心里暗暗感慨。他們滿頭的白發在那片土地上顯得異常突兀,以一種高貴的姿態彰顯著自己的存在,我忽然覺得那是那片土地上綻放出的銀色的花。

村里有10來戶人家栽種烤煙,請臨時工幫忙是常有的事,可是我的父母除非實在忙不過來才會請臨時工幫忙,想想他們為了能多賺幾個錢而少請臨時工,我的內心陣陣劇痛。我和妻子又能做些什么呢?

“媽媽,今天我們下班要回家吃飯,李芬懷孕期間在外面吃飯不衛生,縣城的家里用電炒菜,溫度不夠,味道也不行,還是老家大鍋炒菜味道好……”

下班后,我駕車帶著妻子,買了很多的蔬菜、肉、水果就往家趕,十多分鐘就回到了家。爸媽已經準備好豐盛的飯菜,一家四口人吃得很香、聊得很開心。

“以后你們想回家吃飯就打電話回來,我們早點回家做飯等你們……”媽媽邊夾菜給妻子邊說。

“可是你們地里的農活怎么辦呢?你們又不愿意請臨時工幫忙……”

“是啊,人多吃飯胃口好,在工作不忙的情況下就盡量回來,地里的農活我們可以請些臨工來幫忙……”爸爸急忙搶過話茬子。

此后,我和妻子總會在周末或工作不忙的情況下就回家,爸媽也漸漸開始多請臨時工幫忙。甚至相隔幾天不見我們回家,就會打電話叫我們回家吃飯。有時我明知不能回去吃飯,也會先答應著他們,晚些時間再告訴他們不能回去。一旁的妻子便埋怨道:“真是睜眼說瞎話,明明早知不能回去,卻偏說是臨時有急事!”

我說:“你不懂,如果我實話實說,他們今天又要天黑才回家,隨便‘糊弄’了吃。”

看著妻子滿臉迷惑,我繼續解釋:“只要我們說要回去吃飯,爸媽就不會很晚回家,勞動量就減少了,以后他們的身體就會減少很多因勞累而引起的病,多請些臨工,明上少賺,實際是多賺了,我故意說零時有事,是逼他們不得不吃下那些已經做好的好菜。”

“按你這么說,我們回去吃飯不是為了解饞,而是為了讓爸媽回家早一些,生活過好一些?”妻子問。

“是的,我們每次回家都買很多蔬菜、肉、水果,其實大多是為了留下來給爸媽吃,爸媽生活在農村,節儉慣了,他們深知掙錢不容易,有錢舍不得花,生活只求過得去不求過得好。如果我們買東西回去,他們舍不得吃,東西壞了,他們就會覺得可惜。”

妻子聽后也有些動容,她說:“那以后我們有時間就回家‘蹭飯’吧,買點東西回去,就說我們自己喜歡吃,但是縣城里不方便做。”

“那太好了,可是貪吃、不愛做飯的‘黑鍋’我們要委屈著背下去咯。”我動情地說道,“在我們這個家,你和嫂子都是外縣的,媽媽是蒙古族,嫂子是壯族,能夠這樣毫無芥蒂的相處真好啊,回家‘蹭飯’不為別的,只為一家和睦,闔家歡樂。”

常回家“蹭飯”,一家人協同做飯的溫馨氣氛,才能熏出人生百味佳肴;全家圍坐飯桌,邊聊邊吃,相互問候,彼此陪伴,生活才能有滋有味。

家里有煙火氣,有溫度,才是最可貴的生活模樣。(西疇縣紀委監委  熊永發)

相關文章

北京赛车开奖网站
贵阳微乐麻将下载 nba回放 至尊联盟官方网站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六 浙江20选5要中几个 pk10算法 内蒙古快3网上投注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选号 好友二人麻将app 篮球比赛规则 河南麻将朋友局官方免费下载 辽宁快乐12选5开 德科钻石 麻将摆成的图案大全 香港六合彩霸王论坛网 重庆幸运农场